寂嫣然

相忘于江湖

隔一程山水,你是我不能回去的原乡,与我坐望于光阴的两岸.

彼处桃花盛开,绚烂如满天凄艳的红霞,你笑得从容,

而我却仍在这里守望,落英如雨,印证我佛拈花一笑的了然.

爱,如此繁华,如此寂寥.

起身,然后落座,知道与你的缘分,也只有这一盏茶而已.

结局早已先我抵达,蛰伏于五月的一场雨,

十分钟,或许不够一生回忆,却足以使所有年华老去.

五月的天空泼满青釉,你瓷青的衣襟在风里飘拂.

阳光遍地,你信手一捧,放进我手里,

说:”我爱你!”三字成谶,我被你一语中的.

从此,沉重的枷锁背负在我每个梦境,明知无望,

却固守着仅存的坚持,以为,终究可以将你守侯成最美的风景.

若青春可以作注,我已压上一切筹码,

只待你开出一副九天十地的牌九,示我以最终的输赢.

谁知,你竟中途离开,衣袖随长风斜过,拂乱了赌局.

无人坐庄,这一局牌宛如三月桃花,

错落于五月的湖面,飘散了满湖的灰飞烟灭.

遂重新审视命运,看它如何写就这一段机遇.

暮色四合,天边的浮云已渐暗.

人走,茶亦凉,有明月,照你的背影涉水而过,

十丈红尘饰你以锦绣,千朵芙蓉衣你以华裳,

而你竟无半点回顾,就这样,轻易穿越我一生的沧桑.

摊开手掌,阳光菲薄,一如你的许诺.

太爱你,所以希望你以许诺勾兑眼泪,以永恒明见柔情,

却不曾料到,岁月将你的微笑做了伏笔,只待风沙四起,

尘埃遍野,便折戟扬刀,杀一个回马枪,陷我于永无翻身之日的险境.

没有狂歌当哭的勇气,却在倒地时明心见性,瞥见万里风沙之上,

有人沉腕拨镫,疾书一行字:相忘于江湖.朱砂如血,触目惊心.

忘,谈何容易?烟水亭边,你用青色丝涤绾就了我的心结,

江南的水光潋滟了你的眼,你已是我一生的水源,

润我干涸的视线,柔我冷硬的心痂.

忘记你,不如忘记我自己.

而夜幕,依旧如期降临,严冬的风替换曾经的三月烟花,

举目四望,偌大的桌边只我一人,空对一盏冰冷的茶.

竟是不能不忘.

也罢,且学你拂袖而去,

菩提树下觅一方青石,静待,看沧海变桑田.

你已到达彼岸,水草丰美,桃花怒放,

便是落雨,也有一番风细柳斜的心事.

我只能做到起身离席,却仍无法与你同步.

其实,又何曾与你同步过?一盏茶的爱,终我一生

也只有这一盏茶的温度,由暖而凉,片刻而已.

你抬手落笔,转折勾挑出青春的天书.

我是你无法辨识的狂草,短短一行,被你飞快地写下,翻过.

再提起,只怕也要在多年以后,由阔达的魏体悄然重写,方可看清,

当初的挥毫泼墨,竟是如此轻易,如此不堪.

回忆若能下酒,往事便可作一场宿醉.

醒来时,天依旧清亮,风仍然分明,

而光阴的两岸,终究无法以一苇杭之.

我知你心意.

无须更多言语,我必与你相忘于江湖,

以沧桑为饮,年华果腹,岁月做衣锦华服,

于百转千回后,悄然转身,

然后,离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