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墙

爱看热闹先森 撰写  

音频片段: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(9 或以上版本)播放音频片段。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。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。

  小时候,我家四周是一片空旷的田野,我常站在田埂上对别的小朋友说:“田间的那栋房子就是我家,这块田则是我家的院子,你们随时都可以到我家来玩。”
  七岁的时候,我搬进城市,院子四周种了些七里香当作围墙,我常跟邻居的孩子在树墙间穿梭,我说:“我家的这道墙,处处都有门,随便你们进出。”
  十岁的时候,家里把树墙除去,改建了一堵砖墙,墙不高,所以邻居小朋友常站在墙外的垃圾箱上和我聊天,有时他们的球不小心掉进来,就自己爬墙过来捡。
  十二岁的时候,母亲把墙加高了,并在顶端砌上尖尖的碎玻璃,她说:“现在人心坏了,总是要防着些的。”但我觉得自从墙加高之后,院子里的阳光变少了,感觉也小多了。
  二十六岁的时候,我们搬进一栋公寓,除了窄窄的一个阳台,根本没有院子。我们在门上装了猫眼,有人来访,总先看看是谁才会开门。
  二十九岁的时候,我到了纽约,住进一栋大楼的套房,连阳台也没了,朋友来,我非得在电话里问清是谁,才敢按钮请他进来。
  三十年来,由没有墙的大院子,到没有院子只有墙,这不仅是住的改换,也是心灵的变化。
  幼儿时,我的心是打开的,纯真地欢迎每个人进入我的心房。
  儿童时,我的心是半开的,要进来的人随时可以进来,我从不加阻挡。
  少年时,我的心外筑起高高的墙,但是在墙里仍有我可爱的院子,虽然阳光少些,我依然可以在其中玩耍。
  青年时,我心里的小院子也被剥夺了,而不得不从“小洞”来看每位来访者。
  现在,我到达一个世界上最热、最繁华、也最进步的城市,我的心却像放在一个小小密封的盒子里,虽然别人夺不走,我却也见不到和煦的阳光,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了。
  我多么希望能再回到儿时的那片田园,让千顷的稻浪,作我的心墙;让人们在我的心墙里收割,把我的心墙当作他们的食糖。
  我多么希望再拥有儿时的天空,那是一个又宽又大的天空,不为浓烟所遮蔽,不被高楼所侵夺。
  我多么希望再拥有儿时的田埂,它虽然又窄又小,但四通八达,每个孩子都能通过它,进入我的家。
  如果我不能再拥有那么开阔的心墙,也请赐我一个七里香的树墙吧,让我的花香飘溢四方,让小朋友们随意穿梭,因为我实在不喜欢那些只会隔离人与人的“钢筋水泥的围墙”。

支持暖文章网站的发展,所有捐赠费用都将用于服务器带宽开销,非常感谢您能来到暖文章网站,也希望你可以通过微博等形式将暖文章分享给更多的身边的朋友。

期待您的捐赠
Thanks for donation

条评论

  1. 发表了 2012年10月26日 在 上午11:28 | 永久链接 | Reply

    感觉文章有点短,没有听够,好吧,期待下一篇的精彩!!

发表评论

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. 标记为 * 的为必填项目

*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