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酒、男人、女人

爱看热闹先森 撰写  

  红酒以年分来定优劣,哪一年的葡萄收成好,便能够酿出好酒来。听说一九八二年是好年份,该年的美酒便比一九七二年的值钱,是以年份论,而不是以年资论。
  男人对旧情的记忆与红酒类似,乃是以收成论。
  所谓收成,并不是他当时得到一个怎样的女人,而是男人自己有什么收成,收成就是男人的际遇。
  男人不太清楚是哪一年跟一个倔强的女人分手,却不会忘记他在怎样的际遇下爱上一个女人,又在什么际遇之下失去她。
  一个男人告诉我,那一年,他在工厂做跟车送货,跟一个工厂女工恋爱,两个人在工厂大厦外情不自禁拥吻,被一个恶作剧者的水弹扔中。男人发誓要奋发图强,发达之后便可以在高尚的地方接吻,不怕再被人扔水弹。他不大记得那个女人,却记得当时穷困,每天只吃两片面包。
  男人总是将女人放在际遇里,在他际遇最坏的时候出现的女人,他会永远感激。
  在他际遇最坏的时候离开的女人,男人会记恨。
  女人对旧情的回忆也跟红酒一样,但不是以年份论,而是以品质论。
  女人不记际遇,只记当时状态。如果当时状态最好,容貌漂亮,身材迷人,她会特别记得那个男人。
  所以女人回忆旧情时总爱说:“我最好的岁月都给了他。”

支持暖文章网站的发展,所有捐赠费用都将用于服务器带宽开销,非常感谢您能来到暖文章网站,也希望你可以通过微博等形式将暖文章分享给更多的身边的朋友。

期待您的捐赠
Thanks for donation

发表评论

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. 标记为 * 的为必填项目

*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