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,谢谢你的糖

爱看热闹先森 撰写  

  冬日。透过办公室的窗户看外面,杨树的枝头悬挂着为数不多的几片枯叶,都是一副蔫蔫的样子,偶尔一阵小风,就可以让它们不情不愿地阔别大树,然后在风中翩跹,但它们终要回归土地。
  天气冷了,一日甚于一日。在户外行走,往往要瑟缩着脑袋,然后一路疾走,好像生怕被风卷走而去。走进办公室顿时有着冰火两重天之感,两块糖并排放在办公桌上,虽不鲜艳,但很夺目,给了我很多温暖的向往。
  孩子与糖,应该有着不解之缘。那丝丝甜蜜在舌尖回转的感觉,对孩子有着难以抗拒的诱惑力。其实大人何尝不是呢,糖是生活千般滋味中,最愿意回味的那一种。更何况大人也是长不大的孩子。
  女儿爱吃糖,尽管由于牙齿不好,受到家长数次“警告”,在一次痛苦不堪的牙科手术之后,甚至在表面上看起来不再吃糖,但那次替她收拾房间的时候,仍在书桌抽屉里发现了许多的糖纸。我知道了,这里掩藏着她一个甜蜜的秘密。
  我也爱吃糖,至今甜食仍是我的最爱。我的童年时代物质匮乏,想吃和能吃之间,似乎相距遥遥。能梦想成真、大快朵颐的机会,其实少之又少。但即便如此,那些关于糖的记忆,仍是暗色童年时最甜美的一部分。现在大了,糖是多了,吃糖的欲望却是淡了。
  办公桌上的这两块糖,原来放在口袋里好几天,一直没舍得吃。其实也不是很名贵的糖,是那种普通包装的海南椰子糖。拿在手心里,剥去白色的塑料包装纸,再除去里面一层亮晶晶的锡纸,就露出小圆柱形的糖块。
  上次回老家,母亲从衣兜里掏出两颗糖给我,说是不久前伯母去海南探视自己生孩子的外甥媳妇,回来送给她的,给我留了两块。看包装的皱褶,母亲应该放在口袋很久了。后来母亲又打电话,说自己准备了另外两块,预备着让我带给孩子,结果一忙起来就忘了。说到此处母亲还忍不住责怪自己,年纪大了就是爱忘事。
  河南和海南尽管一字之差,却是远隔千山万水。在工作单位,每年都有同事因公或者因私去海南,所以也时常带来椰子糖等特产,对于我并不算稀罕玩意。但对于乡下的母亲,接触到的机会并不多。而且,单位出差回来的同事一般都是把椰子糖成袋的送来。在乡下,也许是左邻右舍众多,能送来一把糖来,也属情谊不错了。
  尽管工作单位距离老家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,但我由于工作忙碌,大概一个月才回去一次。上次回到老家,母亲没有像往日那样在院子里劳碌,一问才知道母亲生病了,正在自己房间内躺在床上输液。掀开布帘,看到母亲憔悴的面容。
  临行前我还问母亲,有没有需要买的东西我带回去,母亲和往常一样说,啥都不需要。母亲说,“前几天突然犯头晕了,就让你庆先哥给开了药方,让在军给输液。”庆先哥是在乡医院当医生的邻居,而在军是驻村的医生。虽然知道母亲犯的是老毛病,但我的心里还是有些难过。
  输完了液,母亲让大嫂过来拔掉针头,就起身下床,去厨房准备午饭,一刻也不想耽搁的样子。我也走进厨房,看能不能帮厨。母亲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两个热乎乎的鸡蛋说,“知道你要回来,煮了两个鸡蛋,还不凉,赶紧趁热吃了。”
  厨房里光线昏暗,墙壁已经熏得很黑了,而灶台被母亲收拾得非常干净。看着瘦弱的母亲,在眼前忙碌,手捧着滚烫的鸡蛋,内心有种想流泪的冲动。母亲虽然已经年过花甲,面对儿女,却依然想着拿出全部的好。
  从老家回来,又一猛子扎进了繁忙的工作,几乎喘不过气来。我知道口袋里多了两块糖,即便没有拿出来看,也感觉多了一些幸福和甜蜜。想起那两块糖,就想起老家的母亲。
  每次回老家,自己都是买些瓜果蔬菜,或者给父母买几件应时的衣服,沉甸甸好几袋子。而返程的时候,身边也是沉甸甸的几个袋子。不同的是换了内容,变成了父母种的蔬菜、打的玉米面,还有女儿最爱吃的土鸡蛋。这应该是世界上最温暖的亲情交换吧。
  剥开一块糖,轻轻地含在嘴里,幸福甜蜜的感觉油然而生。靠在椅子背上,我微闭着双眼,多少疲惫和烦恼慢慢远去,无限感动和感恩涌上心头。
  母亲,谢谢您的糖,谢谢您的爱,谢谢您为我所做的一切。谨以此篇暖文章送给天底下的母亲,她们是最爱我们的人。

支持暖文章网站的发展,所有捐赠费用都将用于服务器带宽开销,非常感谢您能来到暖文章网站,也希望你可以通过微博等形式将暖文章分享给更多的身边的朋友。

期待您的捐赠
Thanks for donation

条评论

  1. 发表了 2013年2月2日 在 下午11:58 | 永久链接 | Reply

    我引用了这篇文章http://www.sinoopen.org/1312.html

发表评论

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. 标记为 * 的为必填项目

*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