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好的感情

爱看热闹先森 撰写  

  最好的感情不仅是不离不弃,更是一起成长。
  只要能一起成长,物质生活丰富是迟早的事情,感情也会因为两个人一起努力变得更坚固。
  不仅爱情如此,友情也是如此。你如果想和闺密好一辈子,也需要和她一起成长。这样无论过多久,你们都有共同语言。
  时光会老,但是你们的感情不老,历久弥新。
  
  2014年平安夜,我收到了一份快递。
  
  我一边拆包装,一边揣测,会是谁送给我的圣诞礼物呢?
  
  白色小巧的长方形盒子跃入眼前,上面有被咬了一口苹果的LOGO。想到前几周某人和我逛超市路过手机专柜时让我体验iphone6,问我普通版和plus版哪个拿得顺手,喜欢什么颜色。我心下了然,一定是他送的!
  
  盒子旁边有一张卡片,上面写着——
  
  这是我们在一起之后的第十三个圣诞节,
  
  很庆幸,你还陪伴在我左右。
  
  以前我只能送你一袋苹果,现在送给你苹果六代。
  
  幸福虽然不是靠物质来衡量,但至少表明我爱你的心意,随着岁月有增无减。
  
  Merry Christmas!你和宝宝是圣诞老人带给我最好的礼物。
  
  他的字不算好看,却写得很认真,力透纸背。我能通过这些字,感觉到他的真诚。
  
  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有人说两人在一起久了就像左手摸右手,还有人说浪漫会随着时间消磨殆尽。
  
  我和BOB刚恋爱时也懵懵懂懂,对这些说法将信将疑,我们不能左右别人的看法,只是小心翼翼地一起呵护我们的爱情。今天,算起来我们在一起整整十二年了,却还是恨不能每天待在一起,相看两不厌,每个纪念日或节假日他都会给我惊喜。
  
  还记得我们一起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节是在校园里,他送给我大红色的帽子围巾。我戴上帽子,围上围巾,在学校北广场热闹的人群外,拉着他拍了个合照。那张照片珍藏至今。
  
  很多时候,他送的礼物并不贵重,甚至有些礼物回想起来还带有喜感,却令我难以忘怀。
  
  他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,是一个棕色的上面写满LOGO的包包,看起来蛮高大上的,上次翻旧物看到后才知道是仿品。他是学生,只知道买好看的,哪里分得清正品仿品。那时候我孤陋寡闻还不知道这个品牌,自然屁颠屁颠每天背着伪名牌包包去上课。
  
  他送我的第一份花,不是玫瑰花,是月季花。因为他第一次给女孩子送花,玫瑰月季傻傻分不清楚,还说一束玫瑰代表他的心。我对花也没有研究,收到后心花怒放,直到室友提醒说,一束月季花就想收买我们才女的心吗?我才知道原来那不是代表爱情的玫瑰,是玫瑰的近亲。可是,这又有什么关系?这说明他单纯,第一次送花被人坑正常。
  
  他送给我的定情信物是从少林寺买的一串石头手链。他说,之前班里组织去少林寺玩,别的同学排队买纪念品,他目不斜视地坐一旁看风景。小商贩招呼他:“同学,买串手链送给女朋友吧!”他头也不抬地说:“我没女朋友。”小商贩说:“没有女朋友就更要买了,遇到你喜欢的女孩子,就送给她啊!”于是他买了下来。于是,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,他和我一起散步时,把这串手链硬套在我的手上,说戴了就不许拿下来了。一向体贴斯文的他,在那一刻好Man。
  
  从他送给我的礼物进化史可以隐约看出我们的爱情进化史,从年少的单纯懵懂到如今历经岁月的成熟稳重,从青葱时光到而立之年,我们一同走过。我们有那年,但是不匆匆。
  
  我和BOB刚刚在一起的时候流行《流星花园》,F4的《流星雨》风靡全国,几乎每个人都会唱:“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,让你的泪落在我肩膀。要你相信我的爱只肯为你勇敢,你会看见幸福的所在。”
  
  如今,F4解散很久了,我们还在一起。
  
  有人说我们的故事看起来像童话,美好得冒泡。
  
  可是,要知道,这个爱情童话在最初几乎不被所有人看好。
  
  我和BOB是典型的校园恋情,象牙塔的感情总是纯净得不掺任何杂质。可是当我们踏入社会,成为北漂一族,现实问题迎面而来:工作不好找,房租水电交通,哪哪儿都需要花钱。
  
  父母并不支持我和BOB在一起,起初甚至是强烈反对的。主要原因是——他是外地人,家境不好,他自己的收入也不高。我家姐妹多,本来负担就重,家里的重担都压在我一个人肩上。如果我再嫁个穷人,穷上加穷,雪上加霜,未来可怎么办才好啊?猴年马月能买房结婚啊?我的父母为我的爱情操碎了心,几乎每次打电话,都提出对我的无限担忧。
  
  父母对子女的对象是有基本标准的,就像我们最初对谈恋爱的对象也是有标准的一样。没谈恋爱之前,我曾想过我未来的恋人是什么样子——相貌要帅气便于朝夕相对能养眼,个子不低于一米八让人有安全感,眼神要能勾魂摄魄不可以戴眼镜,世间有百媚千红也独爱我一人。除了不要求对方有钱,其他基本是按照偶像剧和言情小说男主角的标准来找男朋友。
  
  其实定所有的标准只是因为适合你的那个人还没出现。如果你遇见了那个人,你的所有标准都会被推翻。
  
  BOB身高刚一米七,戴一副眼镜,打扮一下顶多算阳光男生,谈不上相貌有多出众。可就是跟这样的人经常一起上晚自习一起吃饭,相处久了,被他的乐观和体贴打动,渐渐滋生出了爱情。
  
  父母千叮咛万嘱咐:上大学期间不许谈恋爱,毕业工作后再谈。还拿前辈们学生时代谈恋爱后来劳燕分飞的例子给我做反面教材。同时又防患于未然,补充一句,就算要谈恋爱,也得谈江苏本地的,外地的坚决不要谈,生活习惯不一样,还不方便走亲戚。可是BOB老家是贵州的,离江苏远,而且在亲朋好友眼里,好像他来自经济不够发达的地方,身上天然打了“穷”的标签。何况,他本来就穷,家中欠下债务需要他偿还。
  
  和穷小子谈恋爱,对于被传统思维绑架的父母来说,起初接受不了,多次劝说我分手算了,想把这段感情扼杀在摇篮中。身边也有闺密说他配不上我,长痛不如短痛,与其跟着他受苦,还不如早点分手。谁知这颗感情的种子顶着世俗的阻碍,一天天生长,竟然长成了参天大树。
  
  父母见阻碍不了,只得无奈叹气,说他们能力有限,不能帮助我们买房买车,一切都要靠我们自己奋斗。
  
  面包和爱情,鱼和熊掌,如果想兼得,有没有可能?
  
  刚毕业时,初到北京,种种不适应,但我没有跟父母吐露半个字。我既然选择了和BOB一起携手同行,我就毫无怨言。
  
  我当时在博客和专栏上写:“我相信有爱可以创造一切,所以从来不轻言放弃。”是的,我相信,爱情可以创造面包。
  
  最初我们没钱租市区的楼房,我们租住了六环外的农民家一间不足8平米的房子,里面仅仅放得下一张窄小的单人床和一张办公桌。公用厕所简陋不堪,都不忍用语言去描述。每天上班贯穿整个北京城,早上六点起床,晚上回到家已经八点多,上下班在路上的时间接近四个小时。我们利用这四个小时补眠、看书、构思小说。
  
  后来,手头稍微宽裕,我们在三环边上租了一间两居室,跟别人合租,生活条件上了几个档次,刚搬家的时候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喜悦。当然合租时也不是一帆风顺的,曾经有过我们被合租对象关在门外一小时的经历。某个国庆长假过后,我和BOB从江苏回北京,拿钥匙开门却怎么也开不了,因为合租对象把门从里面反锁了。偏偏她又在洗澡,电话也没法接。所以我们在门外干等了一小时。除此之外,我们也曾被合租对象半夜叫床,或者半夜吵架打扰过。
  
  从此,暗下决心,一定要好好奋斗,拥有属于自己的小屋。于是,除了上班时兢兢业业地工作,业余时间,我会埋首电脑前写作。我本来就爱好写作,加上写作能赚钱,赚钱能买房,我就更有写作动力了。BOB自然也没闲着,业余时间开淘宝店,做兼职营销,也弄得有声有色。
  
  2008年年底,北京的房价开始下跌,我和BOB手头攒了近二十万,开始着手看房。2009年的春天,我们在北京一起打拼了近四年后,交了首付通过银行贷款,终于在北京城的一隅拥有了自己的家。也是在这年的9月,我们结束了7年的爱情长跑,领了结婚证。
  
  这个时候,我的父母才终于松了一口气,觉得女儿的爱情总算不是风雨飘摇了。
  
  买房后,我们仍然没有停下来。2009年,我打算以我和BOB的故事为蓝本,写成长篇小说《婚房》与大家分享,是希望给那些为爱情为房子为生活迷茫的人一点信念。叶萱在给我的这本书写序时说——“婚房”,不是买了房子才能结婚,而是要一起为我们的婚姻拼搏一套房子,并因为这份甘苦与共,使这套房子成为一个真正的“家”。
  
  我简直太喜欢这句话了。叶萱一路见证了我的爱情,一路看到了我和BOB的成长,所以她感同身受。
  
  写《婚房》的过程中,BOB作为我的第一个读者,给我提了很多意见。所以这本书能成为畅销书,军功章里绝对有他的一半。《婚房》出版后,我怀孕了,BOB又担任我的经纪人角色,帮我跟影视方洽谈影视改编权事宜。
  
  这本书给我的最大收获倒不是获得了不菲的版税,而是我和BOB的感情因此加深了,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在一起成长。
  
  爱可以让两个人走到一起,可是想要走得长久,两个人必须共同成长。
  
  从校园到社会,从青涩到成熟,从相恋到相伴,我和BOB都在共进退,同担当。失落的时候,我们是彼此的心灵导师;郁闷的时候,我们是彼此的开心果;迷茫的时候,我们是彼此的导航仪;快乐的时候,我们一起分享。

支持暖文章网站的发展,所有捐赠费用都将用于服务器带宽开销,非常感谢您能来到暖文章网站,也希望你可以通过微博等形式将暖文章分享给更多的身边的朋友。

期待您的捐赠
Thanks for donation

条评论

  1. 发表了 2015年9月1日 在 下午9:06 | 永久链接 | Reply

    最好的感情不仅是不离不弃,更是一起成长。

发表评论

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. 标记为 * 的为必填项目

*
*
);